天龙八部手游天山养成:乖乖喜歡你梁從星易楨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2018天龙八部手游职业排名 www.rdosp.icu 時間:2019-05-273舉報小編:user44

    哪里可以閱讀主角是梁從星易楨的小說呢?小編為你帶來乖乖喜歡你章節免費閱讀。該小說作者是今様,講述了梁從星第一次見到易楨,男孩子干凈斯文,在醫院的大樓里,側身替她擋掉一只飛來的鋼表。言語溫和,問她有沒有受傷。

    乖乖喜歡你章節全文閱讀

    領校服和銘牌的地方在后勤部。高二樓跟小操場之間。
    獨立的一小幢樓。墻外覆滿了爬山虎。綠意森森。
    兩人并排站著。梁從星稍靠后。等待的間隙里,一直偷偷瞄著側邊的男生。
    上次只是驚鴻一瞥,她惦記了很久。
    這次再看,梁從星發覺他真的很耐看。身材好。很瘦,卻不顯得弱。
    校服短袖下,裸.露的手臂線條流暢,隱隱含著力量感。
    就在這時,前面的人身影一動。
    梁從星迅速撇開視線,假裝自己在盯著墻上的裝飾畫。
    “這是校服和銘牌。上衣每天都要穿,裙子只在周一升旗作要求。”易楨遞了一個袋子過來。
    他是班長,交代這些事游刃有余,語調不急不緩。
    “銘牌別在左胸口。”
    其實立信高中也有類似的校規,只不過沒人遵守。
    梁從星接受度良好,點點頭:“我原來的學校也是這樣的。”
    易楨應了聲,帶她出門。走了幾步,順著話茬淡淡帶過一句:“你原來哪個學校。”
    梁從星心里“咯噔”一聲。
    都怪她被美色所誤,一不小心說漏了嘴。這會兒心虛,頓了一下才答:“唔,我原來…外地的。”
    易楨腳步微頓,像是有點意外地看了她一眼。
    梁從星忐忑:“怎么了?”
    “沒什么。”
    ---
    領回校服,午休剛過了一半。
    梁從星半路被教務主任叫走,易楨則先回了班。
    “哎,班長,聽說我們班要來轉學生了。”他剛坐下,前座的女生就轉過來悄聲問,“這消息是真的嗎?”
    “真的。”
    回答是回答了。
    不過,并沒往下詳說的意思。反而已經攤開了練習冊跟草稿紙。
    萬詩諾早就習慣他的話少,追問:“男的女的呀?”
    后邊張君杰湊過來搶話,半個身子撐在桌子上方:“女的,我見到了,就在樓道那兒。絕對的***。”
    還豎了個拇指。
    “真的假的啊…”萬詩諾半信半疑。
    “騙你干嘛。我給你說,那可是我們校長重金挖來的學霸。我早上就看到師太跟她走在一起,還慈祥地跟她笑呢——不是學霸是什么?”
    張君杰是班里著名的聽墻角專業戶。
    消息有時候比班長還靈通。
    他口中的師太,就是桐中那位總板著臉不笑的教務主任。
    兩個人中間隔了個一言不發的易楨,就這樣聊了起來。
    而易楨早就攤開物理習題,算完了一道。
    他做事一貫認真,連草稿紙上的字也工整雋逸。目光專注,沉浸在習題里的時候,真有種入了定的感覺。
    不愧是成績吊打實驗班的大佬。
    “對了,”張君杰觀摩了一會兒,忽然想起了什么,“剛才三班的女生來找你借筆記。我看你不在,就沒給她昂。”
    萬詩諾撇撇嘴:“三班不是文科班嘛……”
    找理科班的借筆記。明顯另有所圖。
    萬詩諾哪里還不明白。
    身為十七班的班長,高二年級著名的校草。易楨絕對算是校園里的風云人物。
    他過于亮眼的外表跟成績。不知道多少女生芳心暗許。
    偏偏本人對戀愛沒心思。
    張君杰***一笑:“誰讓班長魅力無邊呢。說不定立信高中也有他的迷妹。”
    立信高中跟桐城一中都是私立中學,不過氛圍卻天差地別。
    前者是富二代跟小流氓的集中營。學生整天打架鬧事 。校霸盤踞,雞犬不寧。
    而后者管理嚴格。是無數人擠破頭也想進的省重點。
    家長間有句夸張的說法——踏進桐中,就等于一只腳邁入了清北的大門。
    “要是立信高中的女流氓看上你了,你怎么辦?”張君杰突發奇想,說著還來了勁,“從了還是……”
    就在這時候,教室的門被打開。
    徐婉梅的身影出現在門口。張君杰的***立刻挨回了凳子,迅速低頭佯裝認真。
    “好,大家稍微停一下。”徐婉梅走上講臺,目光在教室里巡視了一圈才開口,“今天我們班有新同學來。先認識認識。”
    枯燥無味的生活里,終于泛起一絲波瀾。
    不少人都很興奮,停下手中的筆,互相看著。又伸著脖子往外望。
    ---
    門外,薛皓學站得離梁從星一米遠,戒備的目光將她上下打量。
    梁從星松松倚著墻:“挺有緣啊,原來我們一個班。”
    她這個人不記小仇,話里話外也沒什么威脅的意思。
    再說,薛皓學這么幼稚,高中生了還喜歡告狀。她才不跟他一般計較。
    薛皓學卻從中聽出了“要收拾你的日子還長”的潛臺詞。登時嚇得面如土色,心里七上八下。
    偏偏徐婉梅在這時候叫他進教室。
    他四肢不遂地邁步,進門的時候讓門框絆了一跤,“咚”地一聲摔在地上。
    班里響起一片哄笑。
    薛皓學扶著講臺,七歪八扭地站好,推了推眼鏡,臉色漲紅:“大家好,我叫薛皓學。薛是草頭薛……”
    “哎,怎么回事?”趁著徐婉梅不注意,萬詩諾悄悄轉頭,“***呢?”
    張君杰也納悶:“難道***沒分在我們班?”
    “靠不靠譜啊你……”
    “……謝謝大家。”
    講臺上,薛皓學磕磕巴巴地講完,深深鞠了一躬。
    同學們很給面子地鼓了掌。
    正準備繼續寫作業,忽然又看到門邊出現了個人影。
    白T恤,牛仔褲,腰細腿長。
    張君杰一下子從椅子上躥起來:“就是她!”
    這一嗓子叫得極響。直接引來了班主任的死亡凝視。
    他干咳一聲,灰溜溜地坐下。
    看見那個漂亮的女孩子走上講臺,斯斯文文地開口:“大家好,我叫梁從星……”
    聲音不大。咬字清晰。
    像夏季里柔柔的風。
    感覺心都要蕩漾起來了。
    班里的男生互相交接著目光,難掩興奮。有人低語了一句:“班花??!”
    之前對薛皓學的失望值有多大。
    這會兒就有多激動。
    “哎,班長,你別這么冷淡啊??慈思乙謊?。”張君杰看到易楨這時候居然在低頭寫作業,不滿道,“你這個人,是不是正常男生。”
    易楨聲音平平淡淡:“看過了。”
    “怎么樣怎么樣,很好看吧?”
    易楨頭也不抬,語氣敷衍:“好看。”
    “……靠。你壓根沒看吧。”張君杰不跟他說話了。
    耳畔終于靜下來。只有女孩子的聲音。
    易楨垂眸,在練習冊上勾下一個答案。
    一直心無旁騖的狀態,這會兒卻有點松懈了。
    ---
    梁從星不高興。
    下課以后,連課桌也不想收拾。懶懶地趴在桌子上。
    剛才徐老師問也沒問,直接指了第一大組的某個位置給她。
    離易楨老遠。隔了兩大組。一個南一個北。
    她的新同桌叫唐小棉,話不是一般得多。一會兒夸她名字好聽,一會兒問她是不是累了,一會兒又問她是哪里人。
    以前在立信,哪有這么聒噪的女生。有也不敢來煩她。
    梁從星被她吵得無奈,勉強保持住柔和的語氣,回答了最近的一個問題:“外地的。”
    說一個謊,就要用更多的謊去圓。
    早上她跟易楨說是外地人。這會兒當然不能自己打臉。
    唐小棉拖著音“哦”了一聲:“欸,和班長一樣。”
    梁從星來了興趣,坐直了一點:“易楨嗎?”
    “嗯,”唐小棉點頭,“他小學到初中都是南城的。高一才來我們這。”
    “為什么???”
    唐小棉搖搖頭:“不知道啊。”
    梁從星沒接話了。頭枕胳膊,目光往后偏。
    易楨不在座位上。
    靠窗那里,桌面上只有一本攤開的本子。白色草稿紙,一支黑色中性筆。
    風吹進來,紙張輕輕掀動。
    跟他這個人一樣。
    簡單干凈??醋啪禿?**。
    看著看著,聽到唐小棉問:“那你為什么轉來呀?”
    “因為你們學校哪里都好呀。”梁從星收回目光,隨口敷衍著。
    某個學生更好。
    長得帥氣又干凈。
    身上那種純純的氣質。是她跟周圍的人都沒有的。有種別樣的吸引力。
    正這樣想著,冷不防余光里出現一道白色衣角。
    梁從星一只手擱在桌上,轉過頭,抬起視線。
    看見易楨站在她的側邊。
    她以仰視的角度??吹剿買⑾嚀趿鞒?,唇線微微抿直。校服領口,隱約露出鎖骨的起伏。
    “梁從星,”他叫她的名字,“徐老師讓你過去填一下信息表。”
    ---
    轉學就是這樣,不給人緩沖適應的時間,就直接進入到另一種生活模式里了。
    上了兩節課,過了新鮮勁,梁從星的那一點點耐心徹底磨沒。
    好煩躁,好想回去找原來的同學玩。
    怎么還不下課。
    她支著頭看黑板,有一搭沒一搭地想著。沒兩秒鐘,眼神就開始打飄。
    腦子里嗡嗡嗡的,一片混沌。
    同桌唐小棉***推了她一下:“梁從星!別睡著了!”
    猛然被驚醒,梁從星嚇得一個激靈,差點摔下凳子。煩躁感涌上來。
    偏偏唐小棉還以為自己做了好事,小聲道:“睡著你就聽不到課了。”
    梁從星抓了一把頭發。勉強扯著嘴角和她笑了一下。
    傻子才聽課。
    她以前在立信,想睡覺睡覺,想翹課翹課。有時候上課到一半,被紀分野叫出去。也沒人敢管。
    瀟瀟灑灑的生活就這么一去不復返。
    現在一天到晚,課多得沒完沒了。
    壓抑又沒自由。
    后悔的情緒一點點翻涌著。就聽見物理老師的沙啞聲線:“…這道題,易楨,你來說一下解題思路。”
    聽到這個名字,梁從星一下坐直了。總算能在上課的時候,順理成章朝那個方向看過去。
    大家的目光也都聚焦。
    椅子被輕輕移動。男生站起來的時候,脊背挺得很直。窗外香樟樹枝繁葉茂,綠意招展。
    有風吹過他的白色衣角。
    他輕頓了下開口:“木塊C在A上滑動的過程中,ABC三者能量守恒……”
    梁從星聽不懂。也不關心他到底在講什么。
    只知道他聲線清晰干凈,不知不覺就傳入耳中。
    整個世界都安靜下來。
    她撐著腦袋,目光沿著他的輪廓描摹。干凈細碎的黑色短發,白皙的皮膚,秀挺的鼻梁。
    忍不住心旌激蕩。
    好看死了。
    ---
    第二天早晨,紀雪容對著梁從星從頭到腳看了三遍,反復確認:“寶貝,你真的要穿這個去學校了?”
    梁從星一只腳架在椅子上吃早餐。
    夏季校服的裙裝不短。深藍色的棉質布料,褶皺被燙得很整齊,襯得少女的腿愈發白皙漂亮。
    上衣是白色,短袖側邊印了淺藍條紋。
    梁從星穿著這一身,低頭喝牛奶。完完全全就是個好孩子的模樣。要多純凈有多純凈。
    這才是中學生。
    紀雪容越看越滿意。
    “見過富阿姨了吧?”
    梁從星點頭。
    她困得說不出話,直想倒回床上蒙頭大睡。
    富阿姨就是富穎,一中的教務主任。也是紀雪容的初中同學。
    昨天梁從星跟易楨領校服回來,半路碰見了這位主任。于是,她被叫到教務處,聆聽了長達二十分鐘的思想教育。
    富穎跟紀雪容一直有聯系。自然也知道梁從星是個什么樣的人。
    所以,談話委婉地圍繞著“不要打架、不要鬧事、不要逃學、不要抽煙喝酒……”等主題進行。
    梁從星聽著聽著,小小地哼了一聲。
    她才不打架鬧事呢。
    她要談戀愛。

    乖乖喜歡你章節在線閱讀

    梁從星起那么早來學校,是為了出晨操。
    暑假里,她好說歹說,才讓家里打消疑慮、同意轉學。這會兒多少要收斂一點,短期內都得夾著尾巴做人。
    起碼表面功夫要做足。
    九月初的天,上午六點多鐘,天光已經大亮。
    隱隱有熱意透過云層而來。
    操場上每個班級的人差不多到齊。大家穿著校服,好像都長一個樣。根本分不清誰是誰。
    梁從星還沒認全班里的人,只能耐著性子,瞇起眼,從隊伍末尾一路找過去。
    十七班在升旗臺北面。
    隔壁就是傳說中的特招實驗班。
    唐小棉站在隊伍里沖她揮手,小聲叫她:“梁從星!”
    她走過去,排在唐小棉后面。
    “你穿校服了呀,真好看。”唐小棉轉過來,眼睛一亮,“要不,運動會你去報名舉旗手吧!好風光的!”
    梁從星沖她彎了一下唇角。沒說好也沒說不好。
    她不擅長應對唐小棉這種單純的直線條,也婉拒不來別人的熱情。又不能開口叫她滾。
    每次就只能微笑。
    心里腹誹著。
    風光個毛線。
    傻不拉幾地舉個旗子滿操場亂走?;掛惶羯?。
    她吃飽了撐的嗎。
    ---
    高二年級十八個班。按照順序繞小操場跑。要跑二十分鐘。
    跑過去的班級。男生女生臉上都已經冒了汗。
    本來這種天氣站著都會熱,更不要說跑步。
    梁從星從小嬌生慣養,被慣出了一身的毛病。又懶又不愛動。
    以前立信晨操的時候,她都是跟幾個朋友坐在花壇樹蔭下面聊天。等所有人跑完了,才懶懶散散回到隊伍里去。
    這會兒她思索了兩秒,很快就做出了決定。微微擰起眉,彎著腰,聲音壓得小小的:“我肚子有點疼。”
    “???”唐小棉毫不懷疑,面露擔憂,“嚴重嗎?要不別跑了,跟班長請個假吧。”
    梁從星心里一喜。
    原來不跑步還可以跟易楨說上話。
    她點點頭,腳步虛弱地往前排走。
    易楨站在隊伍的最前面,她剛才就看到了他。男孩子個子高,站的又直,松柏似的。越發出挑顯眼。
    “班長…”梁從星壓柔了聲線,等他轉過來,才抿抿唇道,“我有點不***。”
    易楨的目光落在她身上:“能堅持嗎。”
    “……”
    梁從星搖頭。
    他朝一個方向輕輕抬了下下巴,“去臺階那里坐著吧。”
    “謝謝班長。”梁從星乖順地應聲。
    剛邁開一步,整個人就頓在了原地。
    臺階上坐了個男生。戴著細邊眼鏡。身量頗長,腳伸到好幾級臺階下面。一只手打著厚厚的石膏。
    掛在脖子上。
    梁從星登時不想過去了。
    易楨看她站在原地,問:“還有什么事嗎?”
    梁從星心里直叫運氣差,手指攥了攥拳,半晌小聲說了句:“欸,我突然不痛了…”
    易楨偏了下頭,語氣依然和緩:“身體不***,可以請假。沒關系。”
    “沒事…我真的可以。”
    梁從星回到隊伍里。唐小棉問起,她也用一樣的借口糊弄過去。
    真實的理由…
    梁從星心里默默無語著。
    她早就知道梁景明也在桐城一中?;故嵌ゼ獾母呷笛榘?。
    但是萬萬沒想到,會在今天這種情況碰上。
    跟梁景明坐在一起,或者去晨跑。
    她寧愿選擇后者。
    ---
    前面的班級跑過去,都要大聲地喊口號。
    “一、二、三、四!”整個班節奏整齊,氣勢很足。
    梁從星看著就覺得傻出天際。
    跟著跑步已經是無奈之舉。絕對不能再跟著喊什么口號。
    她打定了主意不開口。卻從沒思考過,十七班喊口號的人會是誰。
    所以,聽到那道聲音響起的時候,她整個人都怔了半秒。
    江南的男生,比起北方,多多少少都會顯得有點娘氣。
    易楨卻完全不。
    他平時說話的聲音不重,語氣聽起來溫柔和緩,斯斯文文的。
    喊起口號來,卻清楚響亮,帶著十足的少年意氣。不經意間調動人的情緒。
    梁從星的目光一直追逐著他。
    回過神的時候,發現自己居然也脫口喊了一句。
    喊完之后覺得很羞恥。連忙閉上嘴巴。又在心里憤憤地唾棄自己——
    梁從星啊梁從星。
    你遲早要被美色折騰得底線全無。
    ---
    晨跑結束。
    空氣里涌動著夏季的燥熱,不知名的花香混在里面。愈發濃烈。
    隊伍解散之后,梁從星兩條腿酸得不行。步伐打飄地爬到四樓,心里把桐一中罵了八百遍。
    她不喜歡讀書,一中個個是學霸。她缺乏鍛煉,一中的學生又特別會跑——這個破學校,簡直像她的克星一樣。
    上樓梯的路上,看到前面一個瘦瘦弱弱的背影。是薛皓學。
    現在班里的同學大多覺得梁從星安靜乖順,唯獨這個人,看到她就打哆嗦,恨不得溜著墻根走。
    好像她是什么殺人不眨眼的女魔頭,懷揣著顛覆一中的陰謀似的。
    再這樣下去,其他同學還不起疑。
    眼珠轉了兩下,梁從星幾步趕上去,***拍了下他的肩:“嗨。”
    她故意用了點力氣。顯得來者不善。
    薛皓學轉過頭來,看到她,神色明顯有一瞬間的慌亂。
    梁從星挑唇笑了下,湊近他身邊,用只有他倆的聲音說:“你沒跟誰瞎說什么吧。”
    薛皓學結結巴巴:“瞎說…什么?”
    “別裝傻,”梁從星神色稍稍不耐煩,收起了剛才調侃的笑意,用手在脖子上抹了一刀,“嘴巴嚴實點,敢亂說話收拾你。”
    一股涼意登時直沖大腦。
    薛皓學想拔腿就跑。
    但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廟。這個女魔頭一會兒笑嘻嘻,一會兒mmp,陰晴不定,以后說不定要怎么欺負他。
    薛皓學后悔得想哭。
    梁從星:“知道沒?”
    她故意擺出兇巴巴的神色。
    薛皓學膽子小不禁嚇,縮著脖子,點點頭。
    梁從星滿意了,達到了嚇唬的效果,也就沒必要裝兇。反而還跟他笑了一下:“謝了哦。”
    她笑起來的樣子真的很甜。眼睛亮亮的,好像是發自真心的感謝。
    那一瞬間,薛皓學都差點被蒙蔽。
    他覺得應該回一句“不用謝”。但總感覺哪里怪怪的。
    好在梁從星也沒等他回答,自顧自地哼著歌走了。
    ---
    一中的學生大多住校,易楨也是。晨跑結束之后是住校生的早飯時間,有三十分鐘。班里沒幾個人在。
    后排立式空調打開,往外輸送冷氣。
    梁從星對著吹了一會兒,全身的熱意慢慢降下來。才覺得自己活了一些。
    然后回到位置上趴著休息。
    連續幾天都起得早,她不習慣。早上就沒什么精神。很快迷迷糊糊地睡過去。
    直到有人拍著她的肩膀:“欸…梁從星,有人找。”
    她抬眼,臉上被手臂壓了一道淺淺的紅痕,意識不太清醒地問:“誰?”
    ---
    在教室外面看到梁景明的那一刻,梁從星默默地嘆了口氣。
    該來的還是會來。
    梁景明就站在她們班牌下面。
    他是高三的學長,校服的顏色跟款式,和高二的有區別。很好認。
    同年級的學生路過,目光在他們身上來回打量。
    青春期的少男少女。這樣站在班級門口。
    沒法不惹人浮想聯翩。
    “你怎么來這里讀書了?叔叔知道嗎?你原來的學校呢?紀分野也來了?”
    一見面,梁景明就一大串問題問過來。
    梁從星頭疼。
    她指了指不遠處的門廳:“到那邊去說吧。”
    梁景明是她的堂哥。比她大一歲。
    性格卻完全不像。
    她有多吊兒郎當,梁景明就有多古板嚴格?;狗淺?。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全家人里面,梁從星最吃不消他。
    問完轉學理由,梁景明將信將疑。
    梁從星無奈,只得拿出糊弄老師的那一套,就差舉手發誓自己一定會好好讀書云云。
    梁景明仍是不大信:“你怎么突然想開了?”
    “人總是要長大的嘛。”梁從星語氣深沉起來。
    她這會兒倚著欄桿。站得雖然依舊不算太直,倒也沒有之前那種小太妹的樣子了。
    身上穿著校服,頭發扎成一束,規規矩矩。
    乍一眼挑不出什么毛病。
    梁景明:“你最好是這樣。”頓了下,他又說:“從小到大,你都是要什么有什么。也是時候該收心懂事點兒。爺爺最喜歡你,你別讓他失望……”
    他一絮叨起來就沒完。
    梁從星垂著視線假裝在聽,其實目光已經悄悄跑到一樓去了。
    她發現易楨在一棵香樟樹的下面。
    葉子被光照著,嫩綠嫩綠的。透過樹葉,穿著白色校服的男生,身姿挺拔清雋。
    “哎,我在跟你說話,你怎么聽的。”梁景明伸手拍了下她肩膀。
    即便胳膊上吊著石膏,也沒影響他對梁從星進行思想教育。
    梁從星敷敷衍衍地應著:“嗯,嗯…”
    易楨往教學樓的方向走了。
    陽光照下來,樹的陰影落在他英俊的側臉。光影不斷晃動。
    梁景明繼續說:“我有個朋友也在你們班。我跟他說一下,叫他照顧照顧你。他成績很好的,你把那點小脾氣收起來聽見沒……”
    易楨上了這棟樓的臺階。進樓之后,身影徹底消失在她的視野里。
    “梁從星!”終于發覺到她沒在聽,梁景明氣得吼了一聲。
    “哎呀,梁景明,我要早讀了。”梁從星把目光從遠處收回來,很不走心地說。
    梁景明瞪眼:“沒大沒小,叫哥。”
    “我哥那么多,叫哥哪分的過來。”梁從星換了個***,靠著欄桿交疊雙腿。
    這是實話。
    梁從星的父親姓梁,母親姓紀。梁從星的堂哥表哥加起來,足足有六個。到最小的紀雪容,才生出了這么一個女孩兒。又長得水靈漂亮。
    從小時候起,兩家就往死里寵,恨不得捧在手心讓她長大。
    她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犯錯了撒個嬌,就能輕易被原諒。
    近幾年甚至還進化出了表面裝乖,說一套做一套的行事風格。
    性格越來越混帳。
    初一就敢跟男孩子私奔。
    當時倆小屁孩被堵在半路,面對梁家的大人威逼利誘,梁從星一臉淡定。
    小男生早就嚇得小臉發白,哆哆嗦嗦地指認——都是梁從星想尋求***,才找他一起跑的!
    梁景明那時候就開始憂心。
    這些年戀愛她倒是不談了。興趣缺缺的樣子。就是不上課也不學好,還經常跟表哥紀分野上網喝酒打群架。
    黑歷史一抓一大把。
    梁景明一件一件地開始翻舊賬。
    梁從星沒忍住糾正:“那不是私奔,就是想離家出走。一個人危險啊,所以找個伴咯。”
    而且,上網,不就是玩電腦么,在家和在網吧有什么區別。喝酒就更談不上什么了,她又不喝醉。
    至于打群架,她一般都在邊上看,紀分野從不讓她動手。
    總而言之,梁從星認為自己雖然壞。但是還壞得挺有規矩的。
    但這一切到梁景明的耳朵里,就完全是狡辯了。
    他繼續念念叨叨,梁從星頭皮發麻又不能跑,只好聽著。
    余光看見易楨上了樓,連忙收斂了站姿。順手拉了一下裙角。
    易楨經過門廳的時候,不巧有一波大部隊走上來。人群喧嘩著,很快過去。
    一下子把他的身影擠遠。
    梁從星嘆了口氣。
    不知道他看到她沒啊……
    等早讀鈴響,梁從星才得以脫身。她走出幾步,回頭跟梁景明揮了一下手。
    梁景明吊著胳膊站在原地,臉色嚴肅,***做了幾個口型。
    梁從星光看一眼,知道他在說什么——“別、打、架。”
    梁從星翻了個白眼。
    這個跟她說別打架。那個也跟她說別打架。
    當她是斗雞嗎。
    ---
    回到班里,梁從星從抽屜里摸了本書出來,攤在桌上做樣子。
    這些天她沒學到什么知識,學習的架勢倒是爐火純青。
    離早讀開始還有十來分鐘,不少人都趁這個時間在做題。教室里只有輕微的嘈雜聲。
    前邊的男生轉過來像是要找唐小棉,發現她不在之后,就熱切地看向梁從星:“哎新同學!后雄大哥借我用一下。”
    梁從星是真的懵:“……什么?”
    “后雄大哥啊,王后雄。”徐子建一本正經地說。
    “噗…”梁從星忍俊不禁。
    好學生居然會給教輔起綽號。
    “我沒有。”她搖搖頭。
    “你沒有?那你做什么教輔?”徐子建震驚。
    梁從星眨眨眼:“我不做教輔呀。”
    她連作業都是找的代寫。
    教輔算哪根蔥。
    “哇靠,流批。”
    “……”
    剛好這時候有人從后面走過來。徐子建抬頭就說:“哎班長,新同學跟你一樣不做教輔哎。你倆下次月考是不是可以切磋一下?”
    梁從星聽到“班長”那兩個字的時候,就想起身捂住徐子建的嘴。
    但來不及。
    冷不防心跳得很快,像心動又像心虛。她咽了口口水,轉過頭去,易楨果然就在身后。
    他手里拿了本嶄新的練習冊,放在梁從星的桌上,沒聽清:“什么?”
    徐子建看熱鬧不嫌事大:“新同學想跟你挑戰第一名的寶座。”
    梁從星:“……”
    你們好學生可以這么造.謠的嗎?
    她連連搖頭,想說什么,卻看到易楨似乎笑了。
    笑容很淺,就彎了一下唇角。眼睛微微瞇著,朝她輕輕點了點下巴,“來啊。”
    梁從星:“……”
    大腦好像都轉不動了。
    想說什么也忘了。
    兩個字淡淡地掠過心扉。配上那清凈無欲的長相。
    真的不是在撩她嗎。
    她下意識地擦了一下鼻間。覺得自己很可能就這樣丟臉地流下鼻血。
    易楨食指點了點練習冊的封面,言歸正傳:“這是你的物理練習冊。剛才送到的??匆幌掠忻揮心睦鎘〈?。”
    她剛轉學過來,有些資料缺漏,這幾天陸陸續續補齊了。
    梁從星:“噢…謝謝。”
    “不客氣。”
    他待人接物很有禮貌,聲線干干凈凈。一看就是教養良好的男孩子。
    剛才放下習題冊的時候,梁從星看見他的手指,骨節分明,修長白皙。連指甲都修剪得圓潤整齊。
    被光淡淡地鍍了一層,像玉一樣漂亮。
    真的是,從頭發絲到指甲縫,都符合她的審美。
    他走之后,梁從星視線下移,落在那本物理練習冊上。
    這可是易楨給她拿來的。
    她翻開第一頁,咬咬牙想:
    做,親手做!

    以上就是今天為你提供的乖乖喜歡你(梁從星易楨)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整篇小說的文風輕松搞笑,言語幽默有趣,情節引人入勝,值得一看!

    推薦閱讀指數: ★★★★★安卓客戶端閱讀蘋果客戶端閱讀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