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2018天龙八部手游职业排名 > 小說首頁 > 古言現言 > 天下為聘將軍請接嫁(厲玨衛若衣)完結章節全文免費閱讀
天下為聘將軍請接嫁(厲玨衛若衣)完結章節全文免費閱讀

天龙八部手游天山童姥:天下為聘將軍請接嫁(厲玨衛若衣)完結章節全文免費閱讀

2018天龙八部手游职业排名 www.rdosp.icu 熱門小說天下為聘將軍請接嫁全文在線閱讀主要講述了:前世,她錯愛小人,為他背棄夫君,竊取軍情,機關算盡,最后卻落得個暴尸荒野,遺臭萬年的下場。重活一世,她發誓要報仇雪恨,怒斬負心狗!

5

舉報
下載閱讀

熱門小說天下為聘將軍請接嫁全文在線閱讀主要講述了:前世,她錯愛小人,為他背棄夫君,竊取軍情,機關算盡,最后卻落得個暴尸荒野,遺臭萬年的下場。重活一世,她發誓要報仇雪恨,怒斬負心狗!還有就是,好好回報那個被她坑了小半輩子的耿直將軍。

厲玨衛若衣小說簡介

前世的衛若衣是傻的,為了他人,她竟然背棄夫君,做了許許多多的錯事,最終落了個身死的下場,而這一世,衛若衣卻又是幸運的,感謝老天能讓她重新活一次,她定要好好去彌補那個男人,把所有的虧欠全都化作愛,去愛他護他一世,可是毫不知情的厲玨卻著實被這個性情大變的夫人給驚住了……

天下為聘將軍請接嫁全文閱讀

厲鈺心中一緊,毫不遲疑地抽出腰間的焚風劍,以雷霆之勢劈向人群,但是韃子軍一擊得手,本就士氣大振,何況還有重賞在前,怎會缺少以命博財的勇夫?是以不但沒有人被退縮,反而一個個發了瘋似的猛攻,最狠最辣最毒的招式全部招待到厲鈺身上。
刀刀進肉,招招見血!
滿身血痕如同塌天的裂紋般在厲鈺身前身后鋪陳開來,他悶哼一聲,腳下一個踉蹌,牙關瞬間咬緊。
如此一個耽誤,再想去找衛若衣,卻發現她已經重重跌落在地,離她最近的一個韃子軍,甚至已經摸到她的衣角!
“可惡!”
沒有人比厲鈺更清楚,騰施日勒此舉,不過是一個圈套。之所以要這么做,無非是想逼得他匆忙出手救人,將他徹底帶入包圍圈。他甚至已經看到,騰施日勒的幾名親兵早已分列前方,槍林刀樹,嚴正以待,就等他一步踏入陷阱!
兵不厭詐,戰場上很多時候不得不將道義良心放于一旁。
只是他們居然用一個弱女子當誘餌,實在是卑鄙之極。
厲鈺恨恨地看了一眼騎在馬上的人,騰施日勒立馬回以他一個略帶得意的笑,下一秒便揚鞭策馬,快速而直接地奔向衛若衣!
若今日真的讓騰施日勒將人帶走,后果絕對不堪設想!
形勢所迫,容不得厲鈺再猶豫。
握劍的手瞬間捏緊,厲鈺一面揮劍迎敵,一面伸手入懷,飛速摸索了幾下,衛若衣給他的那箱子暗器,除卻暴雨梨花針,他還挑了一些以備不時之需,此刻正好派上用場。
精巧銳利的暗器飛射而出,先前還氣勢奪人的韃子軍一個個瞬間鮮血漫濺,慘叫連連?;褂脅灰南肜醋璧?,厲鈺卻并不戀戰,而是找準機會,幾個閃身,便順利躲開層層夾擊。
這一系列舉動看似復雜,其實都發生在頃刻之間,騰施日勒和厲鈺幾乎是同一時間到達衛若衣所在之處,而此時的她,卻是被一個韃子軍架在肩膀上,扛著正準備逃走。厲鈺見狀也不廢話,直接揮劍救人。
那韃子軍見他來勢洶洶,嚇得趕緊往首領騰施日勒所在之處跑去,厲鈺見狀攻勢愈烈,焚風劍舞的虎虎生威,無論如何,他絕不能讓衛若衣落入那個男人的手中!
他這一出手,前一刻還滿心歡喜扛著人準備領賞的韃子軍,后一秒便笑不出來了。
要知道,韃子軍祖祖輩輩生于草原,精擅騎射,體格健壯,素來推崇勇猛善戰的勇士,是以舉族上下都瞧不起漢人的瘦小羸弱。那挾持了衛若衣的韃子軍也是如此,直到跟厲鈺真刀真劍的對上,他才知道自己從前對漢人看法有多愚蠢。
漢人雖然個子不及草原武士,可這戰斗力,他感受了一下自己快被震碎的骨頭,心中叫苦不已:早知道搶了肩上這個女人會造成如此可怕的后果,就是打死自己,也絕不會賞賜來接這個燙手的山芋!
賞賜雖好,但也得有命拿不是?
兩人將將走了幾招,韃子軍便感覺自己的手腕猛的一松,卻是手中長刀被人利落的挑落在地,他猛然抬頭,待看清頭頂正在落下的利劍,瞳孔驀地放大,一種死亡的恐懼瞬間將他籠罩。
電光火石之間,只聽一聲破空之聲傳來,卻是騰施日勒見人要被劫走,也終于出手了。厲鈺一擊未中,焚風劍被鞭子打偏了方向,那韃子軍順勢往旁邊一躲,卻忙中出錯,躲過了厲鈺的長劍,反撞上了騰施日勒的長鞭。
“啊”兩聲痛呼幾乎同時傳來,除開那疼的跪在了地上的韃子軍,被他扛在肩上的衛若衣也未能幸免,凌烈的鞭鋒輕易的破開單薄的甲胄,將底下***的肌膚撕扯出一條血痕,昏迷中的衛若衣眉頭疼的皺成一團。
厲鈺看著鞭上那滴答落下的血,心中燒起一股無名的憤怒,焚風劍在手腕間一個回轉,以更猛烈的劍勢朝長鞭撲去!騰施日勒見狀也不示弱,揚鞭迎敵。
兩人皆是招招狠辣,幾個呼吸之間,手上便過了幾十招。周圍的小兵們怕被誤傷,也不敢靠近??鑾揖餉匆環厶?,厲家軍由外至內的包圍圈也已經不斷在縮小,傳進包圍圈內部各人耳朵里的漢兵聲音越來越多,越來越近。
“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今日這一仗既然已經失敗,又何必在這個時候白白送命。
一時之間,圈子內的韃子軍心思各異,這腳步,卻是不約而同的稍稍往包圍圈守備較弱的方向退去。
那挾持了衛若衣的韃子軍,眼見大家都在撤退,而兩邊主將也斗得難舍難分,心思又活絡起來,趁著眾人不注意,扛著衛若衣也跟著往外跑。
厲鈺雖然在跟騰施日勒交手,眼睛余風卻一直留意著這邊,見他要跑,手下劍勢越快,想要幾招拖住騰施日勒,騰出手來救人,騰施日勒顯然也明白他的打算,更是步步緊逼。
血紅的長鞭,染紅了熾熱的焚風,焦灼的戰況將意志灼燒的滾燙,黑色的海東青在頭頂不停地盤旋,一聲聲利嘯沖破云霄。
爭斗、爭斗、爭斗。
膠著、膠著、膠著。
如此反反復復,厲鈺已經殺紅了眼,身上的傷口均已裂開,騰施日勒也沒撈著什么好處,身上傷口迭起,可戰況卻未有分毫改變。
而那扛著衛若衣的韃子軍,卻已經在韃軍的掩護下成功退至邊緣,只差一步就能上馬。韃子騎術天下無雙,要真的讓那韃子軍上馬,衛若衣此去,他當再也尋不回她。
卻在此時,一支利箭破空而來,直愣愣沖著騰施日勒而去,暫緩了他揮鞭的手。
“是誰?”騰施日勒不滿的大吼。
下一刻,一身黑衣的文卿應聲出場,堪堪攔在厲鈺和騰施日勒二人之間。
“是你。”騰施日勒眼神微瞇,緊緊盯著文卿,顯然已經認出這個先前讓衛若衣躲過他一箭的人,心中十分不滿:“你是何人,竟敢三番五次破壞本王的好事。”
文卿根本不理他,轉頭沖厲鈺飛快的道:“快去救人,你只有五息的時間。”
厲鈺一愣,瞬間反應過來他的意思,毫不猶豫的朝衛若衣所在之處飛身而去。
騰施日勒嗤笑一聲:“鼠雀之輩,也敢信口雌黃。”
他武學天賦極高,少時又有些奇遇,一身武藝驚才絕艷,這些年,除了厲鈺從未遇到過敵手。一個不知名的嘍啰也敢到他面前來叫囂,哪怕只是五息,此時的文卿在他眼中也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敢挑釁他,自然要做好有去無回的準備。
他有他驕傲的資本,文卿也有放話的底氣。
正面對敵他肯定打不過騰施日勒,可是他輕功好,要糾纏個幾息時間還不成問題。
他丟掉手中的長弓,黑袍之下腳步掠動:“窮鼠嚙貍,不試試怎么知道不行。”
話音未落,人卻已經消失在騰施日勒的視線范圍內。
騰施日勒瞳孔微縮,收回了臉上還未消失的一點嗤笑。
……
另外一邊,厲鈺以驚人之勢,一路過五關斬六將,將擋在面前的韃子軍紛紛擊退,殺出一條血路。等他到達包圍圈的邊緣,那扛著衛若衣的韃子軍,卻是已然上馬!
厲鈺腿上傷痕累累,輕功無法施展,身后還有韃子軍撲上來糾纏不休,情急之下,焚風劍脫手而出,那韃子軍正準備策馬疾逃,后背突然一涼,一聲驚呼還未出口,卻覺身上一熱,先前還鮮活的人,一瞬之間,便化成了灰燼。
正急速往這邊趕來的厲鈺腳步猛的一頓,有些驚疑不定的看著忽然燃起的大火,以及火中那正激動跳躍的長劍——焚風。

天下為聘將軍請接嫁免費閱讀

“厲叔,你先去迎客吧。”鳳嵐歌適時貼心的道。
說完見厲福全意動人未動,又淡笑著補充了一句:“放心吧,浩然軒既是表哥的居所,我知道表哥的規矩,斷然不會貿然闖入的。”
她說的如此直白,倒叫厲福全有些不好意思,他沖鳳嵐歌抱拳一禮:“鳳小姐見諒。”
說完便連忙朝正門處疾步而去,鳳嵐歌是他看著長大的,她既然承諾了不會進浩然軒,那他便放心了。
而另一邊,待厲福全人一走,鳳嵐歌臉上笑容立馬收了起來,抬腳便往浩然軒的方向走去。
芃羽快步跟上,語氣里明顯有些猶疑和擔憂:“主子,您這是……”
鳳嵐歌沒有答話,芃羽見她神色凝重,也不敢再問,二人一前一后,很快便到了浩然軒外面。
從鳳嵐歌開始往浩然軒走的時候,芃羽腳步沒停,心里的思慮也沒停。
一方面吧,自家主子對厲將軍的心思她是知道的清清楚楚的,厲將軍鐘靈毓秀、翩翩君子,自家主子也是二八佳人,女中豪杰,何況兩人還是表兄妹,如果能在一起,親上加親,自然是錦上添花。
但另一方面呢,感情的事情,終究還是要講究個你情我愿,而實際的情況,卻是“妾有意郎無情”,并且厲將軍府內正房里也已經住了位圣上御賜的,花容月貌、傾國傾城的嫡夫人。
自家主子這么驕傲的人,肯定不可能去給人當妾。
再說了,就算主子真的腦子灌漿糊,鳳副將軍也不會允許自己的妹妹犯這種渾。
只是不當妾,難不成還要把正房嫡夫人一腳給踹了?
芃羽心中又糾結起來,衛夫人雖然占了她不該占的位置,但她一個京都里的嬌弱小姐,千里迢迢的嫁到這苦寒的漠北來,本來就怪可憐的了,如果被休棄,又當如何做人?
聽聞京都那邊的女子個個將名聲看的比命還要重要,厲將軍要真的為了自家主子休妻,那豈不是犯了惡債?
而且,芃羽眼珠子轉了轉,總覺得,好像有什么重要的地方被她給遺漏了。
她這廂心里雜七雜八的念頭正跑個沒完,忽然聽見耳邊傳來“咚”的一聲巨響。
芃羽驚訝回神,卻見走在前面的鳳嵐歌不知何時停了下來,在浩然軒門口,瀟灑的撩起戰袍,堅定的,直愣愣的跪了下去。
芃羽心中一驚,連忙跟著一起雙膝跪地。
冰冷堅硬的護膝砸在厚重的積雪上,腿間驟然襲來的疼痛與寒冷讓芃羽忍不住痛呼一聲,不過她的痛呼聲卻被另外一聲堅定而高昂的女聲所蓋過。
鳳嵐歌背脊直挺的跪在前方,沖著浩然軒的方向高聲道:“末將鳳嵐歌,誤判軍情,擅自帶兵迎敵,招致嚴重后果,特來向厲將軍請罪!”
話畢雙掌高舉越過頭頂,俯身伏于雪地之上,而后起身,如此往復三次,方又接著道:“末將鳳嵐歌,誤判軍情,擅自帶兵迎敵,招致嚴重后果,特來向厲將軍請罪!”
一遍一遍又一遍,鳳嵐歌的動作毫不停歇,請罪的聲音回蕩在浩然軒門前,卑微又絕望的渴盼著哪怕一絲微弱的回音。
只是天難遂人愿,凜冽的霜雪裹挾著狂風的呼嘯,生生將浩然軒內外,隔絕成兩個世界。
一冷一熱,一生動一死寂。
屋內。
“馮先生,她身上,果真并無半點燒傷痕跡?”厲鈺站在床前,凝眉問道。
馮知初先前被厲衡“請”進將軍府,第一件事就是沖進來給他療傷,他身上的傷口已經得到初步的處理,只臉色還有些許的蒼白。
聽到問話,馮知初氣定神閑的將最后一根銀針***衛若衣的頭頂,這才不咸不淡的道:“如果是你說的那種,確無。”
厲鈺一愣:“本將軍說的那種?馮先生的意思是?”
“喏,自己看!”馮知初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隨手捏起衛若衣手臂上的一片衣角,將那條近乎血紅色的手臂丟到床沿上。
厲鈺接過他順手扔來的麻布,下意識慢慢揭開衛若衣手臂上破碎的衣物,輕輕擦拭上面的血跡。
馮知初見他如此,忍不住又是一個白眼,轉頭便去旁邊刷刷刷寫了兩張單子,交代道:“內服藥方,一個你的,一個那女子的。”
說完又從藥箱中拿出兩個碧綠色的小瓷瓶,便徑直揚長而去了。
馮知初生性古怪,一不待見同行,二不待見女人,讓他繼續留在這里,與他而言絕對是一種折磨,故而厲鈺也就由得他去了。
屋內一片靜謐,厲鈺修長的手指快速而靈活的來回翻動,一邊給衛若衣擦拭傷口,一邊低頭仔細查看她的手臂。
馮知初一身醫術精妙絕倫,厲鈺同他忘年相交多年,多少有些眼力。
衛若衣的左臂上,刀傷居多,流血量大,看著比較有些嚇人,實際不過是些皮外傷,乖乖用藥,數日便可痊愈,倒是……
厲鈺手上微微用勁,昏迷中的衛若衣左側肩膀被他抬起,有些難受的哼唧了一聲,修長的峨眉擰成了一個八字型,厲鈺動作立馬一頓。
待人安靜下來,他才又繼續剛才的動作,索性這一次衛若衣沒什么太大的反應。
厲鈺暗自松了一口氣,黑眸探尋的看向衛若衣的左肩,原本白皙瘦削的肩膀上,此刻爬著一條十分猙獰的,小指般長短的黑色傷口,仔細一聞,甚至還有些腐味。
依照傷口的形狀來看,這是箭傷無疑,而且射箭之人,箭術還十分不賴。不賴到即使放眼整個漠北,能與之爭鋒的,也絕不超過三人。
精湛的箭術加上火種,怪不得他先前不過一碰,也能讓昏迷中的衛若衣疼成那樣。
但馮知初于醫術上從不無的放矢,他既然特意提了出來,那便說明,這里面肯定還有不對勁的地方。
厲鈺將燒傷的癥狀在心中默了默,又湊近細細看了看衛若衣肩上的黑色傷口,這一看,便看出了問題。
普通的燒傷,主要是紅腫,起水皰,而衛若衣身上的傷口,卻是在短短的時間內便變成了黑色。
甚至,還在以一個可怕的速度侵蝕著周圍的健康的肌膚。
不過幾個眨眼的功夫,便從小指般長短,長到了食指的規模。
厲鈺心中有些駭然,這黑色的東西,竟然霸道如斯。不僅會漫延,連肌膚,也會完全破壞。
如若放著不管,想來不到一天的時間,衛若衣便會變成一具紅顏枯骨。
好在……馮知初馮先生那里私藏著一箱子的藥丸,以次到好,各種療效,分別用不同成色的瓷瓶裝著。厲鈺也不客氣,幾步來到桌前,將他留下的兩個瓷瓶拿到手中。
碧綠色的瓷瓶在他掌中投射出柔和的光線,厲鈺眼中閃過一絲詫異,這兩瓶東西,皆非尋常之物。
其中一瓶,是被女子們奉為“千金不換的圣藥”的雪肌膏,有祛疤養顏之效。
而另外一瓶,則是被所有人奉為“生死人肉白骨的保命神藥”的回天丸,尤其是對于他們這種時刻將腦袋掛在褲腰帶上的人來說,更是對回天丸趨之若鶩。
這兩物,皆是馮知初所創,平日里寶貝的緊。尤其回天丸所用藥材,世之罕見,就是以他和馮知初的關系,想要拿到,也并非易事,卻不知為何今次如此大方,竟然主動上貢。
厲鈺打開瓶蓋,取出一些抹到衛若衣的傷口上,正在瘋狂生長的黑色的東西立馬偃旗息鼓,慢慢往內收縮,屋子里彌漫著淡淡的藥草香味,沖淡了若有若無的腐肉氣息。
這黑色的東西,竟然是毒。
如此一來,厲鈺心中疑惑更甚。
以此人的箭術,如果他真的想要取衛若衣的性命,那絕對并非一件難事,然而他卻偏偏手下留了情,只在衛若衣肩上留下了一道傷口。
但退一步,要說他不想取衛若衣性命,這人卻又在箭上淬了毒。
一進一退,這人如此處心積慮,卻不知,目標真的是衛若衣,還是在殺雞儆猴,提醒整個將軍府。

小編推薦

以上就是小說天下為聘將軍請接嫁(厲玨衛若衣)完結章節全文免費閱讀的精彩內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頭,以筆作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歡請關注本網,更多全本小說,等你發現哦!

相關小說

APP閱讀器下載下載閱讀器,全本隨心看
立即下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