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2018天龙八部手游职业排名 > 小說首頁 > 古言現言 > 野心未泯桑野(程煙陳靳)精彩章節完結全文閱讀
野心未泯桑野(程煙陳靳)精彩章節完結全文閱讀

天龙八部手游59级跃升:野心未泯桑野(程煙陳靳)精彩章節完結全文閱讀

2018天龙八部手游职业排名 www.rdosp.icu 由文筆精湛的作者柔野所著作的言情小說野心未泯全文免費閱讀為你精彩呈現,主角是程煙陳靳。幾個女生圍著她,聲音關切:“你也不要太傷心,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分手沒什么大不了……”凌煙努力睜開眼,耳邊幾個人的聲音清晰。

5

舉報
下載閱讀

由文筆精湛的作者柔野所著作的言情小說野心未泯全文免費閱讀為你精彩呈現,主角是程煙陳靳。幾個女生圍著她,聲音關切:“你也不要太傷心,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分手沒什么大不了……”凌煙努力睜開眼,耳邊幾個人的聲音清晰,面孔卻是模糊不清的,她腦子不太靈光。

程煙陳靳小說簡介

陳靳是海聽市半路殺出的狠角,殺伐果斷,年紀輕輕白手起家坐上高位,偏偏生得一副矜貴英俊的好皮囊。
然而,某次飯局,眾人卻聽見他問酒吧新來的駐唱——“一晚多少錢?”
“陳先生,我賣藝不***。”
圍觀的人不禁倒抽一口冷氣。
他眼神清冽,薄唇勾起玩味的笑,
“我問的是,跳舞跳一晚,多少錢?”

野心未泯在線閱讀精彩試讀

第十四章:陳靳拉開車門,發動車子。
臨走前,隔著車窗,他瞧見她裸露皮膚上青紫***的血管,說:“何況,你穿著不是挺合適?”嘴角還帶著一抹漫不經心的笑。
凌煙沒話說,下巴依然高高抬著,眼中驕傲至極。
黑色車子駛出車庫,消失在轉角處,車庫恢復了平靜。
“狂什么,一點都不可愛。”凌煙拉上外套,她有過把外套扔在他身上的打算,或者是直接丟在他車上。
告訴他,她凌煙不稀罕。
想想,還是算了,城市夜風狂且冷,撲在人身上沒有半分感情,她一冷,手上的毛細血管會異常明顯。
她姑且穿著先,好女不吃眼前虧。
樂觀沒五秒,惆悵又泛出來。
他所謂的“別人”,不會只是特指她凌煙?就這么嫌棄她穿過的衣服?
說不要,就不要。
凌煙走在街道上,一片葉子刀片一般,直往她臉上呼,她下意識伸出手臂去擋。
這一片葉子,倒是想呼醒了她,她當時,不也就想對待這件衣服一般,對待他,說不要就不要。
現在你怨誰呢你。
衣柜是雕花木柜,年代感極強的色彩,低調樸實,勝在容量大。
凌煙打開衣柜,木質橫桿上掛滿衣服,各種款式,各種季節的衣物,都是她家境殷實時購買的,數量龐大。
她為她過剩的衣物拍了照片,放在二手商品交易平臺上,這半年賣出去不少,不然一個大衣柜,壓根裝不完。
頂層橫梁可以存放箱柜,鐘易笙把大柜子端放到平地上,重重呼了一口氣,依次把好幾個大柜子端下來。
凌煙佩服,“鐘教練果然厲害。”
鐘易笙拍拍身上塵灰,靦腆一笑,“這些都是衣服之類的,又不是磚頭,不重。”
凌煙擺手,“這不是衣服,這是包包。”
“包包?”鐘易笙疑惑,“四五個大箱子的包包?”
凌煙不置可否,打開紙箱子,Louis Vuitton,Chanel,gucci,愛馬仕之類的包包整整齊齊的排列著,款式各具特色,多種多樣。
“吶,如你所見,全都是包。”凌煙說。
鐘易笙感嘆:“這夠用好幾代了吧,這么多。”
簡單的帆布包,鐘易笙能背上一年半載,她很難想象,這么多包包,得用到猴年馬月。
“哈哈,你這么一說,沒準還真可以留著給我的后代用。”凌煙說,“鐘易笙,你拿幾個走,挑你喜歡的。”
鐘易笙說:“我要這么多包做什么,我不用。”
凌煙開玩笑:“留給你后代呀。”
鐘易笙不拿。
凌煙摟住鐘易笙瘦削的肩,“哎呀,鐘易笙,你忍心讓我看起來是個吃軟飯的嗎?”
除了她偶爾點點外賣改善伙食,其他時候,鐘易笙都包了她飯菜,凌煙偶爾忘記房租這回事,鐘易笙從沒提醒過。
以前有人對她好,捧著她,擁著她,凌煙將其視作理所當然,并理所當然地接受,享受。
現在不一樣,凌煙不喜歡欠著人。
她掉進泥地,體會人間疾苦,方知善意的難能可貴。
“那行吧。”鐘易笙說。
鐘易笙拿了一個白棋盤格包,“夠了,我對這些也不是很感冒。”
“好了,明天我去送貨,你跟我一起嗎?”凌煙說。
“行,看你這瘦小身板。”鐘易笙笑說。
“瘦???鐘姐姐你沒搞錯吧,”凌煙去掐她的腰,“你比我還瘦好吧。”
鐘易笙說:“我是結實。”
“看出來了,你的胸很結實。”凌煙瞥她一眼,“快快把你的束胸衣弄掉,讓它不那么結實。”
凌煙和那位賣家約在一間餐廳,環境不錯,裝修高檔,氣氛安靜。
只是,她和鐘易笙抬著箱子進來時,異常矚目。
兩個身材高挑的女人,一個氣質冷艷,一個秀致清麗,打扮入時,端著一個大箱子走進餐廳,觀感著實有些怪異,眾人紛紛好奇里頭的玩意兒。
對方預定好了位子,凌煙遙遙望見一男人,在座位上等候。
所以,要買下這么一大箱包包的,不是女人,是個男人?
她在平臺上稱呼對方“小姐”,這位賣家全程未提出任何異議。
而對方的要求也有點奇怪,要求她送貨上門,不能用快遞直接寄過去。
考慮到對方擔心包包的真假,約定的地點又是餐廳這種場所,凌煙答應了。
再不濟,有跆拳道和散打雙擔的鐘易笙在,對方休想造次。
走近一看,凌煙覺得這人眼熟,仿佛在哪見過。
思考片刻無果,遂放棄,凌煙笑說:
“周先生你好,路上有點堵車,來晚了,請見諒。”
這男人長得不錯,頭發打理得一絲不茍,看上去涵養不低。
“沒關系,等候美麗的女士,是一種享受,兩位請坐。”周淮之彬彬有禮道,他看向凌煙的眼神,似乎帶著幾分審視。
“這些是你在平臺上購買的包,您可以打開箱子驗貨,基本上都是全新的,我買了就放在家里,沒用。”凌煙說。
凌煙莫名有種軍火交易的錯覺。
“好的,不需要驗貨了,周某相信凌小姐的人品。”周淮之說。
凌煙笑容微微凝固,他才第一次見她,就相信她的人品?有點扯。
“周先生,冒昧問一下,我們在哪見過嗎?”
“有嗎?我對凌小姐有印象,煙野城的駐唱,凌小姐又是在哪見過我?”周淮之面上帶著驚異之色。
“應該是我記錯了,我們說回正題。”
周淮之此前,確實在其他地方見過凌煙——在照片上見過。
某個失意人喝醉了,照片從懷里掉出來,周淮之瞧了個那會仔細。如今看來,凌煙真人比照片好看。也比照片添了成熟風情。
“這些都是以前國外或者國內各大品牌專柜買回的,各種款式各種品牌都有,因為急著用錢,所以二手轉出。”凌煙說。
周淮之點點頭,似乎并不在意這些,“好的,周某現在就付錢。”
凌煙笑:“就喜歡你這種爽快人。”
三人吃了一頓飯后,沒多逗留,便告別各自離開,一起離開的,還有剛才轉入凌煙賬上的幾十萬,她滿載而歸。
“在把這筆賬儲存為還賬基金前,我決定,去逛個街。”凌煙宣布。
兩人即可便打車趕到市中心商城。
凌煙許久沒好好逛街了,大半年奔波勞碌,不是在賺錢的路上,就是在為賺錢做準備的路上,亦或是去探望照顧陸若舒。
總之,就是處于忙碌狀態。
購物,她以前人生幾大樂趣之一,現在快被她打入冷宮了。
鐘易笙問,“你說,剛才那位周先生買那么多包,是用來干什么的?”
她實在想不明白。
凌煙想了想,“不太清楚,可能是給女朋友買的?”
“不會有詐吧?”鐘易笙推測。
“我們不怕他有詐,錢已經到手了,他反悔也沒用。”凌煙說著,兩人進了一間高檔服裝店。
凌煙偏愛這個牌子的衣服。
她本身是衣架子,風格明確,試穿了幾件衣服,每一件都似為她量身打造。
一看吊牌,后邊跟著幾個零,她懶得數,便放回原位,以前買東西眼皮都不眨,從不講價。現在學會了貨比三家,再三斟酌。
凌煙試穿好幾件衣服,售貨員開展三百六十度無死角全方位贊美,她全當耳旁風了,只聽鐘易笙的意見。
售貨員三寸不爛之舌,沒能蠱惑她分毫。
最后,凌煙只買了一件外套。
凌煙從試衣間出來,她換回自己的衣服,準備離開,轉身之際,似乎瞥見一個身影,很熟悉。
她回頭看了兩眼,果不其然,是陳靳。
“凌煙,走了嗎,去吃飯吧。”鐘易笙注意到,凌煙眼神不對勁,她循著凌煙視線望去。
男人側身對著兩人,鼻梁直挺,線條削切得干干凈凈,俊美矜貴。
眼睛線條明明很柔和,眼神卻沉涼如水。
陳靳感覺到身側視線,轉頭對上凌煙的眼,他上下打量她一眼,隨后淡淡移開。
見這倆人氣氛不對,鐘易笙問,“怎么了?”
“鐘易笙,你等我一下。”
凌煙說完,昂著脖頸,極為優雅地迎著他的視線,走近陳靳。
“靳爺,真巧。”
凌煙歪了歪腦袋,如瀑黑發散在圓潤肩頭上,她伸手拂至身后,動作從容。
“是挺巧。”陳靳說,黑眸看不出一絲情緒。
話音未落,另一個女聲傳來,“靳爺,我結賬完了,我們可以走了。”
音色和凌煙截然不同,女人聲音很甜,也很柔。
凌煙上揚的唇角,有些凝住。
敢情他莫名在女裝店出現,“另有隱情”。
凌煙移了視線,那女人穿著裸粉色長裙,施施然從陳靳身后走出,容貌和聲音很吻合,長發飄飄,手上還提著好幾袋衣服。
凌煙看她,她也朝她看過來,眼中帶著好奇。
秦笙問:“靳爺,你遇到熟人了?”
陳靳唇角漾起一抹笑,他并非直接回答秦笙,而是看著凌煙的眼睛,反問:“熟人?”
凌煙知道他想說什么。
在他說之前,凌煙搶先,直視他:“我和他不熟。”
下一秒,她勾了勾唇,輕輕踮腳,雙手攀住他的肩,***飽滿的唇印在陳靳下巴,吻了吻。
她嗓音帶著個人獨具的沙啞,也媚:“不熟,就這種關系而已。”
她說這話時,她沒看其他人,眼睛只直勾勾盯著陳靳,眼神仿佛能攝人心魄,沒給他時間反應,凌煙轉身就走,“鐘易笙,我們去吃飯。”
她不知道那女人是誰,她只知道,總算扳回一局。
或驚訝,或詫異,或好奇的眼神落在她身上,尤其是秦笙,內心驚異比路人更甚,陳靳會讓哪個女人這么……吻他?
除非他刻意縱容。
不然不可能。

野心未泯免費閱讀精彩章節

第十六章:市中心很熱鬧,繁華的街道擁擠,人聲鼎沸。
鐘易笙問:“剛剛那個男人,是陳靳?”
“聰明。”
“你吻他,他沒反應,那么,那個女人,應該和他沒關系。”鐘易笙分析,語氣肯定。
凌煙瞟她一眼,說:“不是他沒反應,而是我沒給他時間反應。”
剛剛那個女人眼熟得很,凌煙思索幾秒,說:“鐘易笙,還記得我之前跟你說過的嗎,我去煙野城,是臨時頂替了一個駐唱。”
“對。”
“剛剛那個女人,就是煙野城原來那個駐唱,秦笙。”凌煙輕描淡寫。
她之前在煙野城海報見過,認得她的臉。
這一頓飯吃得凌煙煩躁,如果時光倒流,她會把腳再踮得更好些,咬他的唇。
像他那天一樣。
鐘易笙說,“凌煙,我覺得他還喜歡你。”
凌煙笑了,“你沒搞錯吧,他還喜歡我?”
“雖然說不出原因,但他看你的眼神,我感覺有點不一樣。”鐘易笙說,她平時做跆拳道教練,混在男人堆里,都是靠腿腳行事。
“鐘易笙,鐘大情圣。”凌煙說。
那個一點心緒都藏不住,統統從眼睛流露出的少年,已經不見了。
真想看他臉紅。
鐘易笙攬住她的肩膀,“他不在,我的肩膀可以暫時借給你,吶。”
凌煙靠著鐘易笙,抬眼看她,“你有沒有搞錯,剛才得逞的人,是我凌煙。”
“知道了知道了。”鐘易笙說。
秦笙好奇,問:“剛剛那位是靳爺女人?”
“不是。”陳靳自然地答,“她煙野城的新駐唱,凌煙。”
“原來是那位凌小姐。”秦笙說。
陳靳不想多談,說:“別說這個,我們先商談正事。”
秦笙喝了一口酒,仔細瞧著身前的男人,年紀不過也就二十幾,氣質卻完全異于同齡人,叫人猜不出心思。
她是第一次見到,陳靳如此放任一個女人吻他,也是第一次見到,有女人敢這么對他。
這幾個月她不在國內,天翻地覆了都。
秦笙之前在煙野城駐唱,小有名氣,后來因為一些事情,暫時離開煙野城一段時間。
現在回國了,她第一時間找了陳靳,商量駐唱事宜,順路把店里預定許久的衣服取回來。
陳靳待人接物并不熱情,優雅得體卻帶著疏離,倆人關系不親密,但也稱得上朋友。
“靳爺,如果我回到煙野城,那么凌小姐那邊,你打算怎么處理?”秦笙詢問,她聽說這位是空降來的,后臺有點硬。
“照常。”陳靳說,“她照常唱,不受任何影響。”
陳靳眼底半點波瀾都無,秦笙卻注意到,他摸了摸下巴,而那兒正是凌煙親吻的地方。
“不過,我可能還要弄演唱會的事情,可能該不會那么快搞定。”秦笙說。
陳靳說:“你可以找辦完你的事情,也不遲。”
秦笙神色復雜,她原本倒是有把握回來繼續,但現在看來,情況好像有變。
陳靳前腳剛到家,周淮之后腳便來了。
“事情辦妥了?”陳靳說。
周淮之把箱子放在茶幾上,“喏,你要買的東西,給你買回來了。”
“嗯,錢剛轉給你,收好了。”陳靳打開箱子,看了眼,“辛苦了。”
周淮之點開手機,“誒,你多給了一萬。”
“多的是給你的勞動費。”陳靳點了根煙,又抽出一根,遞給周淮之。
周淮之接了煙,“都是兄弟,這點小事,要么就不給,要么就給多點。”
下一秒,陳靳便點開手機,準備轉賬,周淮之趕緊阻止,哭笑不得,“我開個玩笑,你還當真了。”
陳靳放下手機,徐徐吐出煙霧,他確實喜歡較真,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
周淮之說:“你說你這人,想給人家錢,就直接轉賬得了,還得弄這么個大彎,累不累?”
他都替他著急。
陳靳淡淡道:“沒必要。”
周淮之想說些什么,看著陳靳沉默的模樣,最終只說:“行,祝你這次不要栽在她身上,早點百年好合,早生貴子。”
陳靳噴出一口煙,他笑了,是發自內心的笑。
眼睛彎起來,如同今夜天邊那彎月。
片刻,周淮之補充:“不行也別強求。”
陳靳斂了笑,煙頭猩紅,他狠狠將其摁滅在煙灰缸,“不行也得強求。”
陳靳身邊沒什么知己好友,周淮之算一個。兩人轉了話題,聊起生意上的事。
“傅清正那邊有沒有動靜?”陳靳問。
“那老狐貍陰險得很,安排了幾個人來公司當商業間諜,都給我查出來了。”周淮之說,“他看不得別人生意做得比他大,不知在那想什么陰招。”
CY公司在海聽市屬于后起之秀。
而傅氏公司和CY公司屬于競爭關系,相當于海聽市地頭蛇,兩個公司謀求過合作。
然而傅清正不想公平競爭,明里暗里要壓著CY公司一頭,合作破裂。
陳靳說:“水來土掩,兵來將擋,料不準他會怎么行動,那就見招拆招。”
周淮之說:“行。當年凌市長***案他也有分,傅氏硬是沒有半點影響,壞事做盡了,半點馬腳都不露。”
陳靳說:“不用擔心,傅懸盯著他,他遲早得露出馬腳。”
傅清正和凌煙約在三樓。
那天把包賣了大半之后,賬戶上入了不少錢,凌煙仔細清點這半年的入賬,把五十萬轉到傅清正賬上。
雖然只是杯水車薪,重在表明她的態度。
傅清正幫凌信嘉還的???,凌家一定會還,并且還會還的一分不少。
第二天,傅清正便發出邀約,不知意欲何為。
“傅叔叔,晚上好。”
“請坐。”傅清正態度熱情,看上去同慈祥和善的長輩無異。
兩人客套了幾下,凌煙見他似乎無意提起那五十萬,便作無意問:“叔叔,昨天的錢,您收到了嗎?”
凌煙注意到,他笑容明顯變了一瞬。
“收是收到了,看來煙野城的收入還不錯,你短短這么些日子,就能賺到那么多。”傅清正說。
“還好。”
大部分的錢,來源于她昨天賣的包包。
“不過,我說過,我和信嘉關系如同手足,我跟你說過,也跟你母親說過,那點小錢,你們就不用還了。”傅清正懇切道。
“傅叔叔,雖然您和父親是好友,但……”
傅清正故作生氣,“你這樣說,就生分了,不用多說了,沒準以后你可能是我傅家人,昨天的錢,我已經轉回到你母親賬上了。”
傅家人?
凌煙沉默一秒。
傅清正的堅決態度,再加上她在父親入獄之事有求于他,凌煙再抬眸時,盡數情緒已經斂起,“太感謝叔叔您了,很慶幸父親能有你這個朋友。”
傅清正很受用,爽朗笑道:“都是小事。”
凌煙卻是有意提起父親,她是希望,傅清正能盡快把這事安排上日程。
她心不在焉,又聽傅清正道:
“對了,今天約你來吃飯,還有一個事,是想帶我弟弟認識認識你。”
說罷,傅清正招呼手下,“讓阿懸過來。”
凌煙面上驚喜,內心警惕。
傅清正主要目的,原來如此。
她沒見過傅懸,只在傳聞,以及傅清正的口述中了解過這號人。
華麗精致的門緩緩開了,黑色輪椅上的男人面容瓷白沉郁,帶著一絲病態,五官卻很漂亮,比美人都精致貴氣。
原以為傅清正年紀近六十,想必他那病秧子弟弟同他歲數相近,現在看來,兩人年紀相差很大。
傅清正說:“阿懸,這位就是我跟您提到過的,凌煙,凌小姐。”
凌煙從座位起身,“你好,我是凌煙。”
傅懸坐在輪椅上,他的聲音不似他人那般蒼白,說:“凌小姐,你好,傅某腿腳不便,請見諒。”
傅清正說:“凌煙,小弟腿腳只是小問題,平時生活影響不大,希望你不要介意。”
凌煙擺手,“不介意,不介意。”
說罷,有人上前扶傅懸起身,助他入座,傅懸面上也無絲毫窘迫,他應該習以為常了。
傅清正的意圖很明顯了,他有意無意引導兩人“深入了解”對方,傅懸同凌煙相談甚歡。
凌煙笑容滴水不漏,但那笑不及眼底。
她看的出來,傅懸也是,他自始至終態度很淡,亦從容。
傅清正見兩人相談甚歡,偶爾他不插嘴,只是在一側聽,但又似乎在觀察。
除此之外,凌煙看得出來,他對傅清正這個哥哥似乎很尊敬。
傅清正當著傅懸的面,大力夸贊傅懸。
黃婆賣瓜似的。
這一頓飯,凌煙吃了前所未有的久,九點半左右,傅清正讓人送傅懸回去休息。
凌煙心里松口氣,面上卻露出訝異神色,“這么早休息?”
傅清正抱歉一笑:“阿懸身體不太好,平時都是九點多休息。”
太好了,他休息了,看來離她回去休息的時間也不遠了,凌煙一邊想著,一邊面露遺憾:“原來如此,不過看得出來,您弟弟他是個很不錯的人。”
傅清正表情有一瞬間異樣,下一秒,又如常:“阿懸確實很不錯,你有眼光,哈哈。”
凌煙笑笑。
凌煙回到公寓,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窗外下了小雨,淅淅瀝瀝地,沖刷著這座城市。
浴室的水管出了問題,她洗著洗著頭,泡沫和長發纏在一起,花灑突然半點水都沒了。
“易笙,鐘易笙!”
“誒,怎么了?”
鐘易笙即可拿了工具箱,敲敲打打一通,水管修好了,凌煙把頭上泡沫沖掉。
沒有浴缸的公寓,體驗真是差極了。
花灑固定著,水珠從曼妙軀體滑落,凌煙把戴了一晚上的“面具”徹底卸下,想把疲倦也一并沖刷掉。
她垂眸,瞥見腰間黑色紋身,水珠不停滾落,蒼勁如藤蔓的“靳”字愈發清晰。
一室氤氳間,凌煙恍惚憶起,少年親吻她腰間紋身時的模樣。
小心翼翼、虔誠。

小編點評

我設計了一萬種方式遇見你,可是一直害怕一次真正的相遇。熱門小說野心未泯桑野(程煙陳靳)精彩章節完結全文閱讀,作者才華橫溢的筆觸有沒有觸動你那顆騷動的心呢?喜歡的書友大大們隨小編一起關注本站閱讀吧!

相關小說

APP閱讀器下載下載閱讀器,全本隨心看
立即下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