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2018天龙八部手游职业排名 > 小說首頁 > 古言現言 > 白潔的故事(李睿)精彩章節完結全文閱讀
白潔的故事(李睿)精彩章節完結全文閱讀

天龙八部手游天山怎么打宝石:白潔的故事(李睿)精彩章節完結全文閱讀

2018天龙八部手游职业排名 www.rdosp.icu 主角是李睿小說叫什么?小編為你分享白潔的故事全文免費閱讀,由作者銳火所創作。想起往事,李睿唏噓不已,如果當初自己沒說那句不該說的話、沒看那個看了也白看的地方,就算現在跟袁晶晶產生不了辦公室戀情....

5

舉報
下載閱讀

主角是李睿小說叫什么?小編為你分享白潔的故事全文免費閱讀,由作者銳火所創作。想起往事,李睿唏噓不已,如果當初自己沒說那句不該說的話、沒看那個看了也白看的地方,就算現在跟袁晶晶產生不了辦公室戀情,起碼做個堂堂正正、有尊嚴的副主任科員還是可以的吧?

主角是李睿小說簡介

青陽市水利局科員李睿年僅二十六歲就當上了副科級干部,在當地算是個年少得志的官場新進??勺罱僥昀此鬧凡⒉凰忱?。原來,一直提攜他的老上司退休了,而新來的女上司又對他各種打壓,眼看著升職無望,很多后來的同事都超了上來,心里很著急。

白潔的故事在線閱讀精彩試讀

李玉蘭看她穿得光鮮富態,應該是從市里來的李睿得罪的那個上司,便走過來說道:“同志你好,我是九坡鎮黨委副書記李玉蘭,也是西山村搶險救災的負責人,貴單位的李睿同志非常好,來到我們西山村以后,第一時間就投入到搶險救災第一線,從昨晚到現在,他一直沒合過眼……”
聽完李玉蘭的說話,張錦芳不可思議的看向李睿,道:“你從昨晚上到現在還沒睡覺?”李睿點點頭,打了個哈欠。張錦芳心想,那你也是活該,誰讓你得罪了大領導?想了想,也沒什么可挑剔的,只得悻悻的轉身回了鎮里。
回到鎮里,張錦芳第一時間把自己的所見所聞匯報給了仍在市里的袁晶晶。袁晶晶聽后沉默不語。張錦芳又說:“他身邊有個***,自稱是這里的鎮委副書記,也不知道真假。不過她主動為李睿說好話,看那樣子,莫不是兩人有一腿?我把他派到西山村是想收拾他,可別給他帶來桃花運。”袁晶晶冷冷的說:“別胡說。他昨天下午剛趕過去,這才一天一夜不到,怎么可能亂搞。”張錦芳道:“嘿,那可說不定呢,這成年男女都是烈火干柴,一碰就著啊。那小子長得也不錯……”袁晶晶聽得煩悶,道:“好了,還有別的事嗎?沒有別的就掛掉吧。”張錦芳問:“那我還用再過去看他嗎?你不知道,村里路太難走了,到處都是泥……”袁晶晶道:“那就別去了。”說完掛了電話。
張錦芳剛走不久,李睿就受傷了。當時他兩手撐著袋口,李玉蘭用鐵锨鏟土往里倒,結果不小心滑到他手上,滑了一個大口子,鮮血直流。李玉蘭一下子就嚇傻了,扔掉鐵锨,湊過來看。
這道傷口長有三四厘米,但是不深,只是血流的不少,令人看上去膽戰心驚。李睿見李玉蘭緊張,安慰她道:“沒事,我隨身帶著創可貼呢。”李玉蘭說:“這么長的傷口用創可貼怎么蓋得???我帶你去村衛生所吧……”說到這,她眼珠轉了轉,狡黠的說道:“正好你也該休息了,這回受傷也算個機會。我帶你包扎好了,你就在帳篷里躺著休息去,誰也沒法說什么。***。”
這種話都說的出來,足以表明兩人的親密關系。
李睿見張錦芳走了,短時間內不會再來,自己也該休息一下了,便點頭答應。
村衛生所就在村小學旁邊,李玉蘭帶著李睿趕過去,請大夫消毒上藥好好包扎起來,又帶他回到小學操場上,暫時找不到空帳篷,就讓他到自己的帳篷里睡上一覺。李睿非常感動,謝了她一回,在帳篷內淡淡幽香的籠罩下沉沉睡了過去。
李睿這一覺睡到了晚上,要不是李玉蘭叫他起來吃飯,他還要一直睡下去。
晚飯居然異常豐盛,主食是米飯,菜有排骨有炒菜,油光滑膩,香噴噴的,讓李睿一下子就有了食欲,可當看到盛著飯菜的是個打包塑化飯盒的時候,又想到李玉蘭親自把飯送到帳篷里面,心中就明白了,這不是之前的工作餐了。問道:“這飯菜是哪來的?”李玉蘭道:“你管呢,反正在你手里了,你就吃唄。”李睿試探著問道:“這是你給我開的小灶?”李玉蘭呵呵笑出聲來,道:“這不是廢話嗎?要不然你還得繼續吃方便面。這是我從鎮里飯店買來的,我不小心傷到你,這也算是給你賠禮道歉吧。你流了不少血,也該補充營養??斐園?,不然就涼了。”
李睿心中又是一股熱流涌過,多好的女人啊,自己真是運氣好,能跟她搭伴工作,沒再多說什么,低頭就吃,吃了兩口之后,猛然想到一件事,抬頭看著她問道:“你呢?你吃了嗎?”李玉蘭說:“你就別管我了,我吃得少,隨便墊吧兩口就飽了。”李睿說:“你的飯盒呢,拿過來,我分給你點,我胃口也不強,吃得不多。”李玉蘭說:“胡說,一個大男人,怎么可能這點都吃不下?”李??嘈Φ潰?ldquo;我是真的吃不下。我很少這么劇烈勞動過,在市局就是整天坐辦公室,沒什么消耗體力的工作,因此胃口就變小了。”李玉蘭似信非信的看著他,道:“你就吃吧,你吃不完剩下再說。”
李睿沒辦法,只能先吃起來,不過留著一小半的飯菜沒動。李玉蘭就一直看著他吃。帳篷里映著外面操場上架設的高瓦數白熾燈射下的光線,昏昏黃黃,給人一種夢境的感覺。李睿吃到一半,抬眼看向李玉蘭,發現她正呆呆的看著自己,微微愣住。兩人對視幾眼,李玉蘭羞赧的笑了笑,道:“快吃吧,我知道你還沒吃飽呢。”李睿對她笑笑,又吃了幾口,放下筷子,道:“我不吃了,你吃吧,那一半飯菜我沒動,你撥到你飯盒里吃。”李玉蘭一把抄起他的筷子,道:“不用那么麻煩。”說完端起飯來吃。
李睿驚愕不已,心中又有幾分歡喜,這女人居然如此爽利大方,根本不在乎那筷子是自己用過的,要知道自己老婆劉麗萍都沒這種親昵勁頭。這女人是真好啊,可惜,不是自己老婆。
李玉蘭吃得很香,李??戳艘換岫某韻?,問道:“你有孩子了吧?”李玉蘭說:“嗯,五歲多了,你呢?”李睿心下黯然,搖頭道:“還沒。”李玉蘭說:“那你結婚了吧?”李睿點頭。李玉蘭又說:“該要了,孩子還是早要的好。早晚都是養,年輕的時候養孩子沒壓力。”李睿心說,你以為我不想要嗎?
李玉蘭匆匆吃完,將飯盒收到袋子里,道:“你今晚繼續休息,就別干活了。”李睿嗯了一聲。李玉蘭又說:“你就在這里睡,我去另外找個帳篷。”李睿說:“......

白潔的故事免費閱讀精彩章節

那怎么好意思?”李玉蘭笑道:“你跟我還客氣什么?”李睿見她燈下嫣然笑語,甜美絕倫,心中怦然一動,道:“好,那我就不跟你客氣了。”李玉蘭說:“本來就是。好啦,你休息吧,我走了。”李睿有些舍不得她,道:“我睡了一下午,怕是晚上睡不著呢。”李玉蘭想了想說:“那我晚點回來看看你,你要是睡不著,我就陪你聊兩句。”李睿大喜,臉上卻只是微笑,道:“好,你也別太累,畢竟是女人……”
操場上堆滿了帳篷,里面住的都是西山村的村民。老人孩子婦女加起來數百人,亂哄哄的,即使到了午夜,也是嗡嗡的不得安靜。神經稍差一些的根本就睡不著。不過,這也有好處,方便了李睿與李玉蘭私聊,不用擔心被外面的人聽到。
晚上十一點多,李玉蘭終于停下來,貓腰鉆入李睿的帳篷,兩人對坐閑聊起來。
兩人年紀相差不多,又勉強都算是官場中人,因此擁有不少共同話題。兩人從工作談到官場,又從官場聊到彼此的家庭生活,再說起愛好與夢想,越說越親近,到后來已經有相見恨晚之意。彼此互相留了手機號碼,自然是期待此次救災之后的再次見面。
一直聊到夜里一點多,李玉蘭這才離去。李睿雖然意猶未盡,可總不能讓她留下來共宿,只能怏怏不樂的睡過去。睡下有一陣,身上忽然有什么動靜,他睜眼瞧去,卻是李玉蘭正在往自己身上蓋毯子,又驚又喜,一轱轆爬起身來。
李玉蘭忙給他做出一個噓的動作,低聲道:“都睡著了,你也別說話了。山里晚上涼,我給你多加條毯子。”李睿感動的都要流淚了,曾幾何時,就連老婆劉麗萍都沒有如此照顧過自己,想不到,在這偏僻的小山村里,一個相識不過一日一夜的女人卻對自己這般好,喉頭有幾分哽咽,已經是說不出話來。李玉蘭對他笑笑,低聲道:“好了,快睡吧,我回去了啊。”說完轉身出了帳篷。
李睿一夜無眠。
次日早上,李睿又加入了勞動隊列,堅持干了一白天外加小半夜,盡管費力又辛苦,但旁邊有李玉蘭陪著,因此心情一直極好。他想,這次被袁晶晶穿小鞋,想不到因禍得福,卻認識了李玉蘭這么好的女人。有她在旁,別說干上兩天兩夜,就算一輩子在這里干活兒也值得啊。
李睿在西山村救災的第三天,袁晶晶過來找他了。
當袁晶晶帶著張錦芳趕到西山村找到他的時候,兩人幾乎都認不出他來了:渾身上下全是泥巴,白色的襯衣已經成了泥質盔甲,頭發沾著泥巴草根,皺巴巴的一團,比老鼠窩還臟,臉上全是泥點子,臉色虛黃,整個人瘦了一大圈,如同乞丐似的縮在一頂破舊的草綠色帳篷里面,正在呼呼大睡。
袁晶晶愕然看著這個“乞丐”,打量半響,看向張錦芳問道:“他是李睿?”張錦芳也傻了,點點頭,道:“應該……就……就是他。”
袁晶晶臉色詫然,她可從沒想過,短短數日的搶險救災,就把一個結實英俊的小伙子累成了這副德行,自己下手是不是太狠了點?可轉念一想,這算狠?他姥姥的這畜牲可是把自己了,自己沒弄死他就是便宜他了,這點小小的懲罰算什么?心中暗哼一聲,叫道:“李睿,醒醒,李睿,快醒醒。”
李睿如若不覺,依舊在沉睡。
張錦芳見李睿居然連主任的召喚都聽不到,又驚又氣,忽的抬起右腿狠狠踢了李睿一腳,叫道:“李睿,你給我起來!”袁晶晶臉色一沉,看向張錦芳道:“張主任,你這是干什么?”張錦芳見袁晶晶臉色不善,忙解釋道:“他李睿太不像話了,主任親自過來叫他,他居然裝睡不起。”袁晶晶道:“他怎么是裝睡了?這明明是累得醒不來了。你別踢他,讓我叫醒他。”
張錦芳被自己一向交好的妹子駁了面子,羞惱交加,臉色泛紅,卻不敢再動手,心里憤憤的想,枉我一直敬你愛你,把你當好妹妹一樣看待,你居然為了這個家伙指責我。哼,既然你不仁,以后也別怪我對你不義。
直到袁晶晶半蹲下身,輕輕拍打李睿的手臂,才好容易將他叫醒。
李睿迷迷糊糊醒過來,一看眼前蹲著的這個人,體態風流、容貌艷麗,眼角略微上翹的杏核眼天生帶著一股凌厲之色,不是自己的老冤家又是誰?心頭一跳,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叫道:“袁……主任?”說完忙坐起身來,坐起來的同時也看到了旁邊滿臉怨艾之色的張錦芳,心里納悶,是誰惹了這個老娘兒們?
袁晶晶站起身來,看也不看張錦芳的說道:“張主任,你先出去下,我有話跟他說。”張錦芳悶悶的應了一聲,轉身出了帳篷。
李睿也跟著起身,道:“主任,你不是在市里坐鎮嗎?怎么跑到這兒來啦?”袁晶晶冷冰冰的目光在他手上的繃帶處繞了幾個圈,道:“聽這的人說,你這幾天特別賣力,都快成救災楷模了?”李睿淡淡一笑,道:“我敢不賣力嗎?我要是不賣力的話,主任該不高興了,就該逼我賣力了。”袁晶晶聞言,強忍著才沒笑出來,斥道:“少給我說胡話!關我什么事?”李睿指著自己,道:“我現在累得跟三孫子似的,看上連狗都不如,主任心里有沒有***一點?”袁晶晶冷冷的道:“我***什么,你這是……”剛說到這,她忽然感覺到了什么,撩開帳篷走出去,卻發現張錦芳正在門口旁邊側耳偷聽。
袁晶晶大怒,喝道:“張錦芳!”張錦芳看到她出來的時候,想要閃躲已經來不及了,被她抓個正著,心虛之下,又被她一聲喝問,嚇得整個人跳起半尺多高來,訕訕的道:“是……我在,我……不是我,我……我沒有……”袁晶晶問:“你在聽什么?有什么好聽的?”張錦芳哪里敢接話,垂下頭做可憐樣。袁晶晶厭惡的瞪了她一會兒,指著遠處道:“請你離開。”張錦芳如蒙大赦一般,趕忙快步跑遠了。
袁晶晶回到帳篷里時,李睿笑道:“她在偷聽咱倆說情話。”袁晶晶罵道:“你去死,滾他媽蛋。”李睿也不生氣,笑吟吟的說:“你跟姓張的不是挺好的嗎?還這么說她?這個人很勢利的,心眼也很小,你小心得罪了她,她以后對付你。”袁晶晶鄙夷的道:“我的事不用你操心。”李睿說:“怎么忽然這么好來找我?想我了?”袁晶晶冷冷的說:“你再這么無恥,我可轉身就走。”李睿輕笑道:“晶晶,這可不怪我,你想想,我讓你欺壓了那么久,現在好容易逮著你的軟肋,當然要反過來欺負欺負你。”袁晶晶哼了一聲,道:“我欺壓你?那也是你對我不敬在先。”李睿笑道:“對你不敬在先?哦,就是那次我說了句不該說的話,又有一次看到了你的***,你這就對我不依不饒了?可我就不明白了,幾天前我還跟你恩愛了一回,你都沒對我怎么樣,怎么我之前犯下那么小的罪過,你就想整死我呢?”
袁晶晶意識到,再這樣跟他廢話下去,也說不出個一二三來,耽誤了時間,今天就啥也別干了,就假作沒聽到他的話,冷笑道:“我今天來找你,可是有好消息要告訴你。你這樣一直氣我,不怕我不說嗎?”李睿微微怔住,隨后苦笑道:“好消息?我沒聽錯嗎?我能有什么好消息?對我來說,主任你貴手高抬放我一馬,就是好消息了。”
袁晶晶鼻間輕嗤,道:“以后啊,怕是我不想放你一馬都不成了。”李睿又是一愣,道:“這話怎么說的?出什么事了?”袁晶晶斜眼覷著他,心想,也不知道那邊找他到底是干什么,難道是要借調他過去嗎,他這是要翻身了嗎?李睿被她看得直發毛,苦笑道:“主任,我知道自己很帥,可是你也不用那么看啊。”袁晶晶忽的啐了他一口,罵道:“呸,你帥……你帥個頭。你也算帥的話,這世界上就沒丑男了。”李睿哈哈笑道:“是嗎?那我問你,我跟你老公比,誰更帥?”袁晶晶聽得俏臉一板,怒道:“混蛋,我跟你說正經的呢。”李睿收斂笑容,委屈的說:“可是你又不說啊。”
袁晶晶拿他的憊怠樣子真是無可奈何,暗暗苦惱,自己命怎么那么不好,遇上他這么一個天殺的混蛋,冷冷的質問道:“我問你,你背著我搞什么小動作了?”李睿雙手一攤,無奈的說道:“我天天坐你辦公室門口,哪有背著你的機會?”袁晶晶又質問:“那你有什么很硬的后臺嗎?”李??嘈Φ潰?ldquo;我要是有很硬的后臺,還會讓你一直騎在脖子上?還會這么多年都爬不上去?”袁晶晶覺得他的話很有道理,微微點頭,道:“那為什么市委辦公廳秘書處剛剛打來電話跟我要人?”李睿道:“要人,要誰?”袁晶晶撇撇嘴,道:“豬腦子,當然是要你啦!”李睿不免大為奇怪,不解的問道:“要……要我?要我干什么?”袁晶晶見到他這冷靜如恒的勁兒,氣就不打一處來,道:“誰知道要你干什么?或許是打掃廁所的人不夠使了,所以叫你過去幫忙。”

小編點評

熱門言情小說白潔的故事(李睿)精彩章節完結全文閱讀,文章如行云流水,一氣呵成,讀后如醍醐灌頂,令我茅塞頓開,喜歡的書友們趕快來閱讀吧!

相關小說

APP閱讀器下載下載閱讀器,全本隨心看
立即下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