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2018天龙八部手游职业排名 > 小說首頁 > 古言現言 > 將夜(寧缺桑桑小說)完整導讀
將夜(寧缺桑桑小說)完整導讀

天龙八部手游武当技能指点:將夜(寧缺桑桑小說)完整導讀

2018天龙八部手游职业排名 www.rdosp.icu 將夜小說在哪看?盡在將夜(寧缺桑桑小說)完整在線閱讀,桑桑仰著小臉,好奇地攀著寧缺的肩頭向窗外望去,看著越來越近的書院,看著書院后方那座被云霧遮蔽大部分容顏的大山,發現自己并沒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覺,細細的柳葉眼笑的瞇了起來,滿是開心。將夜小說完整閱讀,喜歡的小伙伴不要錯過呦。

3

舉報
下載閱讀

將夜小說在哪看?盡在將夜(寧缺桑桑小說)完整在線閱讀,桑桑仰著小臉,好奇地攀著寧缺的肩頭向窗外望去,看著越來越近的書院,看著書院后方那座被云霧遮蔽大部分容顏的大山,發現自己并沒有什么不***的感覺,細細的柳葉眼笑的瞇了起來,滿是開心。將夜小說完整閱讀,喜歡的小伙伴不要錯過呦。

將夜全文小說簡介

書院考試和大唐科舉內容相似,總計分為六科:禮科、樂科、射科、御科、書科、數科,分別計算成績,然后以總分招生。入院試上午進行的乃是文試,便是禮書數這三科,而最先開始的則是唐人最不擅長或者說最不樂理會的數科。
考中一片安靜,墻壁上的窗框框著室外白墻粉梅,就像是一幅幅寧靜美麗的粉彩畫,營造出非常合適動心動念的環境,然而在拿到數科墨卷之后,先前還正襟危坐于桌前的學生們驟然一亂,發出低聲的哀嘆。
“怎么會是綜合題?”有學子痛苦地揪著頭發。
“我們的運氣太不好了吧?”有學子臉色蒼白。
因為考場紀律中并沒有嚴禁喧嘩一條,所以學生們忍不住用各式各樣的方式,表達自己的不滿和哀切,歷年入院試便數綜合題最難,往往是由文學博士和通數教授一起出題,考生們有時候甚至連題目真正想考什么都看不懂。
寧缺將毛筆擱在硯臺上,深深呼吸一口微涼的空氣,然后掀開墨卷,只見墨卷上只有一道題目,約摸數十個字,上面寫著:
“那年春,夫子去國游歷,遇桃山美酒,遂尋徑登山賞桃品酒,一路摘花飲酒而行,始切一斤桃花,飲一壺酒,后夫子惜酒,故再切一斤桃花,只飲半壺酒,再切一斤桃花,飲半半壺酒,如是而行……至山頂,夫子囊中酒盡,惘然四顧,淡問諸生:今日切了幾斤桃花,飲了幾壺酒?”

將夜完整在線閱讀第72章

身旁一名考生非常嚴肅認真地回答道,不知何時,寧缺身旁站著的人換成了一個年輕公子,這位年輕公子穿著一身熟綢長衫,腰間夾金帶上掛著塊名貴的玉佩,一看家中便是非富即貴,而且是他的熟人。
“禇由賢?你居然也要來參加書院考試?”寧缺轉頭看著那人,驚訝問道:“前些日子去樓里的時候,怎么沒聽你說過?”
這位年輕公子是東城七貴禇老爺最疼的獨生子,也正是當日寧缺第一次踏進紅袖招被簡大家借來一通痛斥的座標人物,此人姓禇名由賢,性情疏闊大方,最好呼朋喚友,當日初見面便準備請寧缺吃頓花酒,只可惜事有不協,后來寧缺去紅袖招陪水珠兒等姑娘們閑聊時,與他又碰見過幾次,喝過幾盅酒,算是熟識了。
禇由賢正襟看著前方,目光則是斜乜著寧缺,滿臉痛苦說道:“家里老頭子非逼我過來考這試,說什么長安城里要是沒考過入院試,將來結親的時候,非得被女方家多挑剔幾分,彩禮都要多送幾分,我實在是被那老頭子逼的不行,只好來了。”
寧缺轉過頭去,看著正在與考生們依次說話勸勉的親王殿下,低聲說道:“初核早就已經過時間了,你是怎么通過的?”
禇由賢抬起手在他面前比了個二字,目視前方說道:“走的軍部門路。”
寧缺知道軍部今年推薦的待考生比往年要多很多,原本以為是朝廷擔心軍中青壯將領青黃不接,哪里想到里面竟有這多內幕,想起自己這幾年在邊塞草原上拼命殺敵,努力砍柴,辛苦積累軍功才通過初核,不免大感不平,低聲罵了幾句,感慨說道:“兩千兩銀子……半張被子也就蓋住了,居然能買進書院!”
聽著這句話,一直安安靜靜站在他另一邊的桑桑忍不住抬頭看了他一眼,心想少爺你心里不高興,何必非要拿那件事情一直說事兒?
“兩千兩?打發書院門房都不成!我家老頭子死乞白賴求人哭著喊著掏了兩萬兩……而且就是一個入院試的資格,根本不保證你能進!”
禇由賢不屑看了他一眼,說道:“咱大唐根本就沒有哪個部衙敢收了錢便保證你能考進書院,因為這事兒別說那些尚書大人,就連陛下說了都不算。所以你也甭鄙視我,我家老頭子說了,今兒就是來考一場鍍鍍金,今后說婚事底氣足些。”
二人這般閑嘮著,親王李沛言在官員和教習們的陪同下走了過來,目光直接忽略了寧缺和禇由賢,落在了桑桑的身上,看著這個矮小瘦弱的小女孩兒,笑著回頭對教習說道:“想不到還有年歲這般小的女考生,這比先前看到的臨州王穎只怕還要小兩歲吧?”
臨州王穎,便是那位被書院教習自村塾帶回長安的少年考生,今年十四歲未滿,先前是被官員們向親王殿下介紹的重點,眾人卻沒想到,在這邊能看到一個稚氣更勝的小黑臉丫頭,只是看她那衣著打扮,實在是……
“這是我的侍女。”寧缺溫和揖手為禮,解釋道。

將夜在線閱讀第73章

這時候寧缺正盯著一個男人在看,盯的很認真,盯的肆無忌憚,他是數百名考生中一員,而那個男人站在數百名考生之前侃侃而談,本來就要迎接數百道仰望敬畏甚至灼熱的眼光,所以他不擔心會被那個男人發現,就這樣死死盯著,仿佛要把那個男人吃進墨如深夜的眼瞳里,要把那個男人噬進墨如深夜的回憶中。
那個男人穿著一件袖口下擺領口皆紅、大面卻黑綴金的深衣長袍,容顏俊朗,雙眉如劍,薄唇直鼻,笑容可親,笑時眼角偶有幾絲皺紋,往成熟里看可以說他已經四十歲,往年輕里看也可以說他將滿三十,總之這是一個極有魅力的男人。
他是李沛言,大唐帝國權力第二大的男人,皇帝陛下唯一的親弟弟,素有賢名的親王殿下,也正是那個十三年前,趁陛下出游大澤之機,聯合數重要部堂,與大將夏侯聯手,將宣威將軍林光遠以叛國罪名下獄,并且把將軍府滿門抄斬的元兇。
自天啟元年逃出長安城,到今年自渭城歸來,整整十三年間,寧缺在人世間痛苦地掙扎求存,仇恨不止沒有變淡,反而因為那些刀前迸出的血花,肉體與精神上在生死前的痛楚、那抹藏在內心深處的自責歉疚,變得越來越濃越來越清晰。
長安城里有很多他必須要殺死的人,親王李沛言毫無疑問是名單上的第一名,而今天在書院中,他才第一次看到自己必殺的對象,所以他看得非常認真,要把這名容顏俊朗風度翩翩的王爺模樣烙在腦海中,記住他的眉記住他的眼記住他眼角笑時的皺紋記住他說話時薄唇張開的模樣,然后在將來某個時刻撕毀這一切。
親王李沛言溫和微笑勸勉,如一道春風:“諸位青年均是天下俊杰,今日必要拿出全身的本事來應對這場入院試,但切不可過于緊張,入了書院更要好好學習,待學成之時,我大唐帝國自有無數位置靜候,候著諸君為帝國增光添彩。”
寧缺盯著他,輕輕眨眼,睫毛剪斷春風。
親王李沛言望向左手方,看著那些衣著異于唐人的考生,張開雙臂朗聲一笑,如滿地陽光:“諸君雖非唐人,但我大唐書院向來有教無類,請勿擔心錄取公平之事,而且若諸君在書院學業有成,我大唐依然靜候君之效力。”
寧缺盯著他,眼色陰冷,瞳影黑了日頭。
專注可以理解為灼熱,仇恨只需要用兩抹別的情緒沖淡便可以理解為敬畏,書院外等著考試的學生看著正在做考前訓話的親王殿下,流露出這樣的目光很容易被人理解,所以沒有任何人發現寧缺的異樣,只有桑桑抬起小臉擔憂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悄悄伸出手去,探進他的袖子輕輕握住那只有些微微顫抖的手。
此時有位燕國考生鼓足勇氣與大唐親王進行了幾句對話,不知道那位親王殿下說了幾句什么笑話,惹得場間本來極為緊張的考生們笑出聲來,李沛言借著機會又笑著說些閑趣事,意圖想讓眾生能夠放松些,眾考生倒也識趣,不復先前靜立嚴肅模樣,該搓手的搓手,該揉腰的揉腰,該閑聊的閑聊,該贊美的……贊美。
“大唐果然有位賢王啊。”

小編點評

將夜(寧缺桑桑小說)完整在線閱讀,作品受數萬人追捧,極具價值,人物塑造深受讀者喜歡,套路到極致也是成功!總之,這本書能夠讓人眼前一亮!

相關文章

APP閱讀器下載下載閱讀器,全本隨心看
立即下載廣告